昭回于天

杨兰的心事  涪县姜维宅


姜维:能不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吗?感觉你最近总是在唉声叹气。

杨兰:没什么……我好得很,你似乎又犯了只关心别人的老毛病。

姜维:真的吗?

杨兰:先别管我的事情了,如果没有别的事的话,我就先告退了。

姜维:杨兰……一定有问题。

诸葛果:就由果来为主公分忧解劳吧!

姜维:你知道杨兰发生什么事?

诸葛果:对亲人的思念。

姜维:这么说,她想要见杨阜?

诸葛果:杨阜据说在曹叡死后就辞官返家,几年来一直处于贫病交加的状态。或许现在杨阜已经是快要油尽灯枯了。

姜维:那我应该赶快想办法,让杨兰去见杨阜最后一面……

诸葛果:这件事情交给果来办,如果是主公开口的话,您认为她会接受?

姜维:这是什...

马忠班师  汉嘉  蜀汉军主营


李歆:快放开我!

杨兰:真奇怪,还从来没看过这么嚣张的俘虏。

马忠:你叫做李歆是吗?现在黄方都已经死了,继续抵抗,应该也没什么意义吧。

李歆:技不如人我也认了……不过,有件事情可否答应我。不要对这些跟着起兵的南中异族进行报复,要不然汉嘉这里随时都会再起叛乱。

马忠:我们本来就没有报复的打算,你多虑了。

李歆:如此,李歆愿意归顺大汉。

马忠:你就先跟随我们部队行动,我们还需要你来招降汉嘉叛军的残党。

李歆:是!

马忠:那么你先下去吧。解决了汉嘉叛军,我们得赶快把向将军战死的消息赶快通知成都才行。

张嶷:这次虽然平乱,但我大汉可是痛失一员大将。

马忠:任谁也没...

桓范之谏  洛阳大将军府

桓范:我有些事情不明白,想要请教大将军。

曹爽:元则请说。

桓范:司马懿虽然名义上被拔掉军权,为什么又让他带兵巡视荆州?

何晏:哈哈,这是我建议的。与其放他回家养老,不如让他当一当我们的看门狗,让他和吴贼打得你死我活岂不更好。(其实这也是子元的请托,我总不能不给这位好友面子呀。再说让太傅去对抗吴贼,对我们也没什么损失嘛。)

桓范:(这个何晏之前被卷进浮华案,现在居然又被重用,到底大将军在想什么?虽说他有名声又才华洋溢,但是他喜好浮夸的个性,也很容易遭到他人的怨恨。)

桓范:大将军!今天您既然架空司马懿,就要小心他会反扑,就算不杀他,也要让他远离军...

有一次,著名的柔道玩家李亦辉向白庶提出一个请求:“我从来没有去过国外,所以我想……”
“你不会想转会吧?”
“瞧你说的,白庶同志!对我来说,老家比国外可要亲切得多。”
“好样的!那你就回老家去吧!”


叶修与叶秋一起去度假,叶修趁叶秋午睡,到酒店隔壁网吧搓了几局竞技场。
“哥,别打了,你都赢十盘了。”叶秋QQ他。
叶修惊异道:“弟弟,你是怎么隔着两栋楼看到我的?”
叶秋回复:“我在看茶小夏的公众号。”


在主席职务交割的过程中,需要填一个问卷:“你怎么看待荣耀联盟?”

老冯回答:“就像看待我夫人一样。”

老金问:“怎么解释?”
“第一,我爱她;第二,我怕她;第三,我其实想换一个。”


问:蓝...

【三国志姜维传】第十五回 戒急用忍(上)

帝王的怨恨 洛阳宫殿


高堂隆:陛下,古今帝王无论迁移国都或兴建城池,都要恭恭敬敬,先选定祭祀天地神明及祖先的地方。如今各种神位还没有安置,皇家祭庙也没有完成规划,陛下却大肆兴筑宫殿,使人民无法正常生产,到处充满怨恨愤怒。上天的赏罚完全根据人民心意,故意使宫殿简陋,是尧舜所建立永垂千秋的风范,而宫殿过分兴建,正是桀纣的暴行。而今大兴土木,使彗星在天空明显闪耀,这是仁慈天意的训诫,陛下不该忽视,应当恪守天子的本分。

曹叡:瞧你说得口沫横飞,有这么严重吗?居然要把朕和桀纣相比。其实朕有时候很气你,但是朕听你的劝,古代圣明君王,唯恐听不到自己的过失,朕听到之后,也能体会你的忠心。

高堂隆:陛下,现在...

叶修的行事准则:

嘴上说:你算老几,我算老几,他算老几;

手里做:你也可以,我也可以,他也可以;

心里想:关你屁事,关我屁事,关他屁事。

喻文州的行事准则:

嘴上说:你也可以,我也可以,他也可以;

手里做:关你屁事,关我屁事,关他屁事;

心里想:你算老几,我算老几,他算老几。

王杰希的行事准则:

嘴上说:关我屁事,关你屁事,关他屁事;

手里做:你算老几,我算老几,他算老几;

心里想:你也可以,我也可以,他也可以。

叶修的总体印象:他算老几,关我屁事,你也可以。

喻文州的总体印象:我算老几,关你屁事,他也可以。

王杰希的总体印象:你算老几,关他屁事,我也可以。

出使东吴  永安城议事厅


邓芝:感谢伯约的救援。若非伯约行军如此迅速,永安恐怕要危险了。

姜维:这是姜维分内之事。

邓芝:倒是没想到,人在南中的马德信也会前来。

马忠:经过几年经营,南中的局势已经稳定下来,靠着南中豪酋的影响力,大汉南方是暂时不用担心了。今后我们将追随姜将军行动,希望将军能接纳我们南中军团。

姜维:能得到德信的帮助,姜维高兴都来不及。(过去宁随也劝我要拉拢这些土生土长的益州本地人,加上南中军团还有关将军的后代,对我们常败军来说真是如虎添翼。)

邓芝:虽然击退了东吴军,不过目前还是欠缺一个重要步骤。

陈到:需要有人再度出使东吴,巩固盟约。

邓芝:不错,这个任务就应该由我……

宗预...

东吴专家  姜维军营帐


邓芝:感谢伯约这次来救援永安。

姜维:这是分内之事。只是永安情势如何?

邓芝:有叔至在,还不至于有失,况且东吴也没有认真攻打,军队仍停留在巴丘。

姜维:东吴趁丞相病故想要趁乱攻击可以理解,但是停留在这里不动就很令人费解,难道是要等我军到达?

杨兰:我倒认为很简单,就是对方想要和我军交手,知道我军虚实而已。

姜维:或许是这样吧……

诸葛果:主公!事情就是这样。

赵统:但为什么敌人会刻意要和我军交手?

诸葛果:东吴那边应该也想要知道我方的价值在哪里,才好决定应对的方针。

邓芝:(除了幼常外,现在连丞相的女儿都在这里,姜维的常败军可越来越茁壮。)

邓芝:不错,诸葛姑娘说得完全正确...

鲜血的终点  褒斜谷口

魏延:逃到这里就已经是极限了……哈哈哈……孤独一人还被指为叛臣,这样的死法还挺符合我魏延的风格。与其被一群不能理解我的蠢人包围,倒不如孤独死去还好一点。

刘备:文长,你真的这样想?

魏延:先帝?!

刘备:我印象中的文长,是个努力求得大家肯定的热血青年……

魏延:那是过去的事了。过了这么多年我才明白,自己自始自终就该是孤独的。没有人愿意去理解能力胜过他们的人,大家都只是把才能卓越的人当作是危险人物看待,好安抚自己不安的内心。所以我想通了,我不需要他们的理解,只要自己用本事压过他们就好。

刘备:或许是这样吧,但是文长自己真的不想要和大家在一起吗?当年在荆州,你和汉升(黄忠)、...

1 / 22

昭回于天

火炉旁最好的位置总是留给说书人。

© 昭回于天 | Powered by LOFTER